首页
招商
品牌
产品
资讯
企业
商机
展会
视频
专题
婴童网首页 > 母婴资讯 > 行业观点 > 正文
娃哈哈再次涉足婴幼儿奶粉领域 疑3款奶粉被指“借腹生子”
行业编辑:婧宸
2020年10月14日 17:15来源于:新京报
分享:

据多位业内人士证实,娃哈哈有3款婴幼儿配方奶粉自今年9月起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招商。这也是其“爱迪生”奶粉败北3年后,娃哈哈再次涉足婴幼儿奶粉领域。

娃哈哈再次涉足婴幼儿奶粉领域   疑3款奶粉被指“借腹生子”

不过,根据特殊食品信息查询平台显示,娃哈哈此次奶粉新品的配方注册号实际由湖南展辉食品及旗下呼伦贝尔友谊乳业持有,且尚未完成注册信息变更。业内人士质疑,娃哈哈奶粉新品欲“借腹生子”,有欺骗渠道的嫌疑。此外,目前14家内外资头部企业在我国婴幼儿奶粉市场的占有率高达90%,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缺乏相关产业链基础和市场环境的娃哈哈恐难有成功机会。

针对双方在婴幼儿奶粉领域的合作,展辉食品方面10月14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未听说相关消息。娃哈哈方面截至发稿尚未回应。

3款奶粉被指“借腹生子”

网传信息显示,娃哈哈近期启动招商的3款婴幼儿配方奶粉包括食青草幼儿配方奶粉(3段)、娃哈哈幼儿配方牛奶粉(3段)、娃哈哈较大婴儿配方羊奶粉(2段),配方注册号分别为国食注字YP20180151、国食注字YP20190034、国食注字YP20190030。

不过,根据市场监管总局特殊食品信息查询平台结果,上述配方奶粉注册号目前并非娃哈哈所有,而是分别属于呼伦贝尔友谊乳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诺佰优”幼儿配方奶粉、湖南展辉食品有限公司“锦蒄”幼儿配方奶粉及该公司旗下较大婴儿配方羊奶粉“萌臻”。值得注意的是,这3款产品尚未变更注册信息,展辉食品、友谊乳业也与娃哈哈无股权关联。

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娃哈哈婴幼儿奶粉新品涉嫌“借腹生子”。其配方注册信息变更流程还未走完就开始招商,有欺骗渠道的嫌疑。

一位母婴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业内已经注意到娃哈哈奶粉的招商信息,但仍有许多疑问待解,如娃哈哈为何在未完成配方注册信息变更的情况下就开始招商?展辉食品过往问题较多,这次将注册号“出租”给娃哈哈是不是在计划“卖身”?奶粉新品是娃哈哈公司自己操作还是与其他营销公司合作?

事实上,此前就有其他企业通过变更他人配方注册信息,进而获得婴幼儿奶粉市场“入场券”。

2019年4月,维爱佳澳洲乳业有限公司3款婴儿配方奶粉英文名称由“ViPlus”变更为“BELLAMY'S ViPlus”,新名称最终落入久久未能取得中国配方注册的澳洲有机奶粉品牌贝拉米手中。2019年9月,康诺邦公司申请注册的“美仑加”系列婴幼儿奶粉经总局批准更名为“思慕尔”,外包装商标也由“美仑加”变更为“坦图光辉”,其背后原因是“坦图”奶粉澳洲工厂迟迟未能取得在华注册资质。

乳业专家王丁棉认为,已拿到配方注册资格却经营不善的奶粉企业,应主动将配方注册权交回,希望监管部门对这种“借腹生子”行为加以严管。

合作方展辉食品系“黑榜”常客

天眼查显示,展辉食品持有友谊乳业68%的股份,这意味着娃哈哈试图“借壳”的3个注册配方实质均由展辉食品持有。

湖南展辉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本1.5亿元,奶粉配方注册制实施前,拥有雅能、安智宝、金牌小贝、超级优盾、加比力等系列婴幼儿奶粉,目前官网展示的婴幼儿奶粉有“卓赋”“萌臻”“锦蒄”3个系列。其中,“锦蒄”被描述为“新西兰优质奶源,特别添加OPO、DHN+ARA组合,促进大脑和视网膜发育”;“萌臻”羊奶粉则被描述为“荷兰优质奶源,羊奶中钙含量是牛奶的1.3倍,不易上火、低敏更易吸收”。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历史名称为“加比力(湖南)食品有限公司”,两个公司名称都曾是婴配粉抽检黑榜上的“常客”。

2015年5月,原食药监总局公布加比力(湖南)食品有限公司等7家企业样品检出维生素C、亚油酸与α-亚麻酸比值、氯、锰、硒、铁、钙等营养素指标不合格。

2016年3月,原食药监总局公布加比力食品生产的3批次婴幼儿奶粉“氯”指标不合格。对此,原长沙市食药监局对该企业多次约谈,并要求企业调整产品配方,加强检验人员培训。

2017年4月,原食药监总局公布展辉食品生产的1批次“子怡”金装婴儿配方奶粉检出阪崎肠杆菌。同年9月,原食药监总局通报了对展辉食品婴幼儿配方乳粉的体系检查结果,共发现32项生产许可、食品安全管理及检验能力等方面的缺陷,其问题之多及严重性创乳企纪录。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问题缠身的展辉食品之所以能够拿到婴幼儿奶粉的配方注册资质,在于按照规定完成了整改,但其奶粉很难做下去。从目前其配方注册变更的苗头来看,展辉食品或“卖身”于娃哈哈,或由娃哈哈入股,最终将配方注册资质转移到娃哈哈名下。

重回婴配市场“机会不大”

此时入局婴幼儿奶粉市场,娃哈哈究竟胜算几何?

母婴行业独立评论员年永威认为,“当初娃哈哈‘爱迪生’奶粉上市的时候,占据非常好的时机和环境,招商时讲讲故事,很多渠道商还会信,可即便如此都没做起来。如今娃哈哈再做婴幼儿奶粉,恐怕连招商都难。”

公开报道显示,娃哈哈曾在2010年推出由荷兰工厂贴牌生产的“爱迪生”婴幼儿奶粉。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一度十分重视奶粉业务,将目标设定为两年内达到10万吨销量、100亿-200亿元的销售额,在当时引起奶粉行业的极大关注。

然而上市后,“爱迪生”表现并不理想,其操盘被评价为“外行”。2014年,随着一封署名为“娃哈哈集团69个分公司全体职工”的举报材料曝光,“爱迪生”奶粉陷入员工摊派购买临期产品风波。2017年,伴随奶粉配方注册制的实施,缺乏注册资质的“爱迪生”婴幼儿配方奶粉被迫停产。2018年7月、2019年4月,娃哈哈分别推出非婴幼儿羊奶粉品牌“莫尔希亚”“智慧超人”,但官方旗舰店显示其销量平平。

宋亮认为,在婴幼儿奶粉市场集中度不断提高的今天,缺乏相关供应链基础的娃哈哈,仅凭借“刷品牌”就想入局高毛利的母婴行业,已基本没有机会。

兴业证券研报数据显示,2010年,主要国产婴配粉品牌的市场占比依次为贝因美8.4%、伊利8.3%、蒙牛雅士利6.3%、飞鹤4.3%、完达山2.3%、圣元2.3%、合生元1.9%。而到2019年,顺序已变为飞鹤13.3%、君乐宝5.5%、伊利5.3%、澳优5%、合生元4.9%、蒙牛雅士利2.1%、贝因美1.6%,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另据宋亮掌握的数据,自2017年开始,我国婴幼儿奶粉市场份额就在向头部企业倾斜。以出厂价计,我国婴幼儿奶粉年销售额达800亿元-850亿元,其中第一梯队占比达40%,第一、第二梯队合计占比可达60%-70%,以飞鹤、君乐宝、伊利、达能、美赞臣、a2、惠氏、澳优、合生元等为首的14家内外资头部企业市占率高达90%。

“现在小厂家都想出这个行业,娃哈哈选择进入,说明其对奶粉行业一窍不通。”宋亮认为,从2010年推出婴幼儿奶粉“爱迪生”,2012年开设首家娃欧商场,到2013年高调进入白酒行业,2017年开发中老年保健品,再到重回婴幼儿奶粉市场,娃哈哈没有清晰的战略定位,“真正做一件事要聚焦,从源头到产业要琢磨透扎进来做,而不是投机取巧,这不是娃哈哈这种大企业该有的行为。”

新京报 )
分享:
相关资讯
更多>>
资讯
  • 三天内
  • 一周内
  • 一个月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浙B2-20110190    浙公网安备 33078202000022号